论坛入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顾吾书社(Guwubook.Com),中国首家工农市民公益读书社!
当前位置:主页 > 吾园吾坛 > 挚情追祭 > 正文

怀念伯伯周克玉

时间:2014-10-17 16:21 来源:顾吾书社 作者:秩名 阅读:

 怀念伯伯周克玉

        乐华泽

共和国上将周克玉(右)盐都区尚庄镇华泽书社社长乐华泽(左)

 

我总是这样称谓他:周伯伯!

 

无论在信件中,还是见面时,我总是这样亲切地叫一声:周伯伯!

    然而,周伯伯却于2014325日,悄然离开了我们,让我永远失去了这位可亲可敬的长者。

    记得1994117日晚上,我冒味的在刚创办一年多的华泽书屋里,给共和国上将周克玉写信,信中情不自禁地写下了第一句:周伯伯……。

称共和国上将是伯伯,我也道不清原故,也许感觉是亲,是从内心流淌的清纯的一冽泉水。我在信中向周伯伯简要汇报了当时华泽书屋自费创办、无偿服务“三农”的情况。

现在想想,那时的字,写的也不太好。没想到10天后,一封标有“中国解放军总后勤部”的大宗信件寄到我所在的小村庄,打开信封,里面有周伯伯给我寄来的10本书,还有他秘书张保全代周伯伯的回信。不久,消息传遍了整个村庄,人们不敢相信,一个共和国的上将,会给一个无名的青年农民写信。

19954月,周伯伯为书屋题字:“华泽书社”,由屋变社,境界更加开阔,也更加坚定了我办书社的信念和选择的人生道路。

199610月,我应邀赴京参加“文化建设与精神文明”研讨会。想拜访周伯伯,但又不知道总后的驻址。到京后,会议期间我给周伯伯写信,说我到北京了,并告知了我入住在国防大学内的宾馆和房间号。109日下午,周伯伯秘书给我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有空,首长要接见。那时我知道周伯伯作为中央委员正在参加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周伯伯那么繁忙还在关心我,激动的我哽咽着说:“明天行吗?”周伯伯的秘书说:“那就明天上午9时吧!”这一夜,我兴奋难眠。第二天一早,我就打车去了黄寺大街周伯伯在总政的家。接见时,我向周伯伯汇报了书社的情况和我们面临的实际困难。周伯伯说:“你为农村做了一件大好事,符合刚刚召开的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精神”。谈话不知不觉一个上午过去了,临近中午,周伯伯留我吃饭,我清晰的记得,周伯伯让家人专门烧了盘韭菜炒干丝,他说“这是家乡菜”。

19984月,参加盐城中学校庆的周伯伯在下榻的盐阜宾馆接见了我,并勉励我把书社办好。这年6月,新华社发通稿,公开征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草案》的意见,由于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农村十分熟悉的实际情形,对全国人大发布《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草案》逐条写了意见,行文6000余字,寄给了周伯伯。8月,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办公室给我回信,说我寄给周伯伯的信和材料已转他处阅处,所写材料将在修改本案时予以参考。事后,我从《新闻联播》中得知《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是伯伯作的草案修改的说明。

为了书社的藏书得到更新,我又一次向北京求援。国防科工委原副政委周一萍夫人肖扬、外交部副部长吉佩定、原电子工业部部长钱敏等许多在京老同志向书社赠书。周伯伯对此非常关心,专门与肖扬联系,帮我在总后一招住下。1999426日,我为此次赠书去京。当天,时任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的周伯伯在人民大会堂开会,却安排秘书王新生接待我。54日上午,周伯伯又一次在家里接见我,对我说:“你的6000字建议我看了(注:指导我写的《关于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草案的修改建议》),写得很好。事后,周伯伯又给我赠送了书籍,还给我赠送了个大根雕。

2003年书社创办十周年。324日社庆当天,我们收到周伯伯又一次为书社题写“华泽书社”,并亲书贺信。贺信说:

热烈祝贺你们成立十周年!十年来,你们尽心尽力,为农村青年提供学习园地,不断扩充内容,改进方法,克服种种困难,加强建设和发展,为培养年轻一代建设新农村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做出了卓有成效的业绩。

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奋斗,利用这个园地,吸引更多的农村青年,刻苦读书,增长知识才干,为建设全面小康社会作出更大更出色的贡献。你们辛苦了,顺致亲切慰问!

                                    周克玉

                              00三年三月十五日

之后10多年间,每年都与周伯伯通一两次信,或春节当日打电话拜年。周伯伯对书社无微不至的关怀,感动的不仅是书社的同仁和受益的村民们,也是对基层文化工作的支持,更多的是顷注着伯伯对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关心。

20101030日,我又一次进京,这次却是专门去的。当警卫干事刘胆带着我进门时,我看到伯伯,身着一件红色羊毛衫,配着米黄色的夹克衫,虽已满头银发,但精神抖搂。秘书马广驰告诉我不宜与首长谈多长时间,而这次伯伯却三次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到他身边,对马秘书说“我就喜欢他”。当我提出书社准备筹备红色典藏图书馆时,伯伯十分支持,并详细询问情况,我一一作出回答。不久,周伯伯又写来亲笔信指示相关事宜。遗憾的是,此事仍在筹备之中,使我深深愧对伯伯的关怀,没有把事情办好。这次谈话近1个小时,席间,伯伯赠送我《军政委日记》等自己的著书,并一一在著作上签着:赠华泽书社,周克玉。还为我们书社创办的《芳土》杂志题词:

水乡芬芳土地,农民文化乐园。临别时,伯伯意把我送到的门口。我再三请伯伯留步,伯伯又一次抓住我的手说:“一定要把书社办好。”没想到,这是伯伯对我最后一次教导。

回眸与伯伯交往的二十个春秋,逝去的时空历历在目,他将激励着我们信加珍惜机遇,努力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作出自己的一点贡献。

2014.6.27.下午

                   

 

                        作者系:盐都区尚庄镇华泽书社社长

(责任编辑:吾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