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顾吾书社网

老乡们把后代送你……

作者:周 适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2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 一)

1941年皖南事变后,重建的新四军军部一度设在我的家乡盐阜区侉周庄上,少奇同志和陈毅同志分别住在侉周庄周怀璋、周步西两家。傍晚,他们常常漫步村头,和老乡们共话桑梓。

那年,我初中还没有读完,就留在本庄初级小学当教员。学校设在观音庵内,学生有三百多人,师生都知道陈毅等领导同志住在本庄,总想寻个机会见见首长。但想到他们军务繁忙,便把这个愿望埋在心底。

一天下午,突然有两个军人走进学校的院门,前面一位身材魁梧,圆盘面庞,明眸皓齿,英姿勃勃。后面一位略显清瘦。正在课间休息的教员和学生把他俩围在当中,那位身材魁梧的同志满面笑容,指着我们几个小青年,以浓重的四川口音问道:“你们几位是教书先生啰?”我们有些羞涩地回答道:“是”。他连声说着:“好!好!好!”便和我们一一握手,爽朗地笑着说:“这一下,我们可相识了!我叫陈毅,他叫赖传珠。”说着笑着,顿时大家都觉得无拘无束了。

接着,陈毅同志仔细地询问了学校的师资、班级、课程设置等方面的情况,又问我们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孩子们的功课是不是太重等等。我们一一作了回答。听完汇报,陈军长嘱咐我们:“教书也是革命,我们打仗是为了保卫国家,你们教书是为了建设国家。为人师表,不容易啰!不光看课堂上说的,还要看平时做的,教学跟带兵是一个道理,要学生做到,先生就得先做到,是吗?” 我们连连点头称是。陈毅、赖传珠同志在我们陪同下,绕学校一周,看了看虽很简陋但还整洁的教室、办公室。临走时,陈毅同志略带歉意说:

“现在打仗,困难多,只能发一点公粮给你们。”赖传珠同志在一边点点头,说:“这个学校基础不错嘛,有这么多青年教员,庵房也不小,环境还算好,一定会办出成绩来的”。陈毅同志走出校门时,回身叮嘱我们:“老乡们把后代送给你们教育,你们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做得好上加好嘛。”我年纪小,又是走在前面,就抢先回答:“我们一定做到”!陈毅同志听后哈哈大笑,温暖的大手搭在我的肩头上,说:“我是要看行动的”。两位将军走了,我们心头热乎乎的,眼眶都有点润湿了。

( 二)

194210 25日,盐阜区参议会开幕了。那天,盐阜区各社会团体、各界爱国人士代表、各县中学校长及盐阜区师范、联立中学的全体师生共二千余人参加和列席了这次会议。会场设在郭墅区张庄庄头,在空地上搭了个大芦席棚,算是主席台。

9时左右,盐阜区参议会开幕。陈毅同志潇洒地站到主席台上,台前一排坐着三师师长黄克诚、八旅旅长田守尧,以及盐阜区党委、行政公署的负责同志。陈毅同志分析了形势,阐明加强抗日统一战线,组织参议会的重大意义。在总结当前工作时,既肯定了成绩,也谈到工作中的缺点。他说:“我们确实有缺点错误嘛”,并列举了事例,还对一位被错关了的中学校长赔礼道歉。当他一边演讲,一边弯腰鞠躬时,那位受到委屈的知识分子立即站起来回礼。此情此景,深深感动了到会的各界爱国人士。

正在这时,突然从西北角传来一阵日寇轰炸机低空飞行的呼啸声。会场稍有骚动,有的人惊呼,有的人想离开会场。这时,陈毅军长审度一下形势,认为不会出什么问题,就摆摆手,让大家坐定,神态自若,继续讲演下去。

敌机在芦席棚上空盘了几圈,没有发现目标,便一无所获地飞走了。在场的群众亲眼看到共产党干部坚毅镇定的气魄,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声。

(三)

参议会后的一天,陈毅同志到郭墅区张庄视察工作,盐阜区师范学校和联立中学的负责同志请他给师生演讲,中心论点是革命思想和革命实践的关系问题。他分析得精辟深透。在他的启发下,许多青年人踏上了革命征途。不久我也在学校党组织的帮助下,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42年底,我在中共阜宁县委二区任区委宣教干事。区文教助理刘玉万跑来跟我闲谈说:“天天都在谈陈军长,就是未见过陈军长。”又问:“你见过吗?”我说:“见到过三次。”于是我绘声绘色地把自己见到陈毅同志的情况叙述了一番。刘玉万同志说:“陈军长就在阜宁,想个法子去见见他行吗?”我说:“便当得很,陈军长现住停翅港,住在小学校长朱铁飞家。明天我们去停翅港查学,也住到朱校长那里,还愁见不到陈军长?”刘玉万听了,高兴得手舞足蹈。

当日下午,我和刘玉万到停翅港,先把工作干完,当晚就宿在朱铁飞家。朱家前后屋两幢,每幢都有三间,一色的青砖墙茅草顶,陈毅同志住在后幢正房内。

朱校长听我们说明来意后,就说:“不巧,军长今天一大早就骑马出去了,夜晚大概会回来的”。朱校长还给我们出了个主意,他们住屋前后幢之间由一条火巷相连,是陈毅同志必经之路。他便在火巷内安上一张饭桌,让我们在那里边吃边等。我们一直等到半夜,也没有等着,只好怅然入睡了。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坐到火巷内的饭桌前,慢慢吃着早饭。这时,看到炊事员捧着个托盘,把稀饭、面饼送到后屋去了,朱校长悄悄跟我们说:“陈军长大概是下半夜回来的”。正说话间,传来一阵驳壳枪木盒碰着胯骨的悉托声,声音渐近,我们抬头一看,陈毅同志身穿一套中装褂裤,一手捧着书,边走边看,身后跟着位背着驳壳枪的小警卫员。当他们走到我们桌边时,朱校长招呼道:“陈军长,请用早饭”,陈毅同志笑了一下:“你们早!”说着便向门外走去。

我们正为没有跟陈毅同志说上几句话而感到懊恼,他却很快折转回来了。手上还捧着书,还是边走边看,走到我们桌前,停下身来。朱校长抢先介绍说,这二位是区里来查学的。陈毅同志把书放在桌上,点点头说:“基层工作辛苦啦!”陈毅同志端详了我们一下,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好像见过面。”我连忙回答:“是的,我在侉周庄小学当教员时,军长去视察过的。”“嗯,对

了嘛……”陈毅同志风趣地摸摸后脑勺,笑着说:“好快啊,两年过去了。你不当教员当干部了,当干部就得干嘛。区里工作辛苦,但也

让青年人有用武之地嘛。”说着,他笑起来,一手拿起桌上的书本,

一手和我们紧握了一下,进去了。刘玉万悄悄地跟我说:“陈军长那

么大的学问,走路还捧着书本,真是好学不倦啊!”

几十年过去了,军长的音容笑貌常萦回在我的脑际,成为激励我前进的一份动力。

(转载自《阜宁文史资料》第辑)
    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