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顾吾书社网

“个人太渺小,马列主义真”

作者:管易文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2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我和陈毅同志相识,是在1941年春,那时日本侵略者占据上海。我和爱人黄范同志历经重重困难,冲破敌人封锁线,来到苏北盐城解放区,参加了陈毅同志率领的新四军。对于一个长期在白色恐怖下进行地下工作的我,初到解放区感到一切都很新鲜。觉得这里的天空格外晴朗,阳光特别灿烂,到处呈现一派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气象。在这里,我深深感受到新四军这个革命大家庭的温暖。

这年429日,盐城(新四军军部设在此)解放区召开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大会,会场设在抗大操场上。我们全体军民坐在泥土制做的凳子上,静候开会。

这时,主席台上已经坐着一位身材魁梧,目光炯炯的领导同志,他身穿浅黄色衬衫,灰色旧军裤,裤腿卷到膝盖上,腿穿一双草鞋。他用宏亮的四川口音大声宣布:“大会开始!”在我身旁的人悄悄告诉我,他就是新四军军长陈毅同志。他座位两旁,坐着的是抗大校长,还有来华援助我们抗战的外国医生罗生特。陈毅同志讲话时,气势雄伟,精神焕发,言语精辟,句句动人,激发斗志。

大会结束,他亲领我们高唱《国际歌》。此刻我不禁想起往日在白区工作时庆祝“五一”的光景:仅有的几个同志在小屋里,用棉被蒙头,轻声唱这支《国际歌》。而今在解放区的广阔的天地里,能和同志们纵情高歌,心情无比兴奋,受到极大鼓舞,流下了热泪。这是我首次见到敬爱的陈毅同志。

1946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反共反人民的内战,新四军军部迁往山东省临沂。年初,由国共双方和美国“调停者”联合组成的“停战调处”小组在这里举行谈判。陈毅同志代表新四军出席,派我担任英语翻译。

谈判前,我问:“陈军长,你想说些什么,我好有个准备。”他对我说:“让他们先说,我们不需要准备。因为真理在我们这边。”陈毅同志在谈判桌上,气宇轩昂,大义凛然,对方代表望之胆怯。他每次发言都成竹在胸,针锋相对,摆事实,讲道理,有论有据,驳得对方体无完肤,瞠目结舌,崭露出他外交家的杰出才能。当国民党代表蛮横无理,放肆攻击我方,胡说我们“叛乱”时,他立刻沉下面容,怒目而视,以手击案,发出巨响,严肃而又激昂地驳斥说:

“你们说话要有根据嘛!叛乱?谁叛乱!新四军是按国共合作的精神,双方协议成立的。抗战期间,坚持抗击日伪。你们先发动皖南事变,现在又过河拆桥,相煎太急。我们共产党人决不先放第一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要不,不要怪我陈毅不客气!”他的发言,义正词严,驳得国民党代表理屈词穷,哑口无言。 

我为我方有这样的文武双全、豪壮无畏的军事家、外交家而引以自豪。陈毅同志的榜样启迪了我,增强了我对敌斗争的胆略和勇气。

国民党撕毁停战协定后,1947年重点讲攻我解放区,西面进攻延安,东面进攻临沂。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我们暂时要进行战略撤退。

陈毅军长为了做好全军的政治思想工作,亲自率领全军干部、战士来到临沂东郊,在烈士罗炳辉将军墓前,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誓师大会。在墓碑前,陈军长庄严誓言:“我们的撤退是暂时的,撤退是为了更有力地打击和消灭敌人,革命先烈的鲜血决不会白流,我们一定要打退敌人,我们一定要回来的!”陈军长的誓言,极大地鼓舞了全军上下战胜敌人的信心和勇气。

1948年,在中央军委领导及陈军长的指挥下,新四军节节胜利。解放区广大人民和男女民兵同仇敌忾,支援前线。攻打济南时,只用八天就打垮了国民党十万军队,并俘虏了敌军军长王耀武。我奉陈军长命令,看管王耀武和李仙洲等战犯。

有一次,王耀武对我说:“管处长,你们共产党真了不起。将领指挥有方,士兵英勇善战。”又说:“前两天,莱芜战役之后,我申斥我的部下李仙洲:你们怎么搞的,三天功夫损失了四万军队,就是四万只鸡也该跑下来几只。言犹在耳,轮到我自己,八天时间,损失了十万多人,唉!惭愧,惭愧!”

陈毅军长在部队里既是首长,又是普通一兵。一次,我和他一起外出,没带口令。回军部时,岗哨不准我们进来。陈毅同志遇到这种情况,不但不生气,反而表扬了这位战士:“小同志,你做得对。没有口令,不管他是谁,都不许进来。”后来,由我打电话给军部,等有人来接,我们才进去了。事情过后,全军纷纷议论,传颂陈军长以身作则,不愧是自觉执行纪律的模范。

1949年,北京解放后,中央调我来北京,我随陈毅同志进京。我在北京担任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布置和接待工作。

同年 5月,陈毅同志调到上海任市长,我又随他到上海组织军管会,担任华东地区交际处长。那时上海刚解放,是一个烂摊子。陈毅同志以他那大无畏的革命家气魄,勇敢地挑起重担。

在工作中,他深入基层,调查研究;遇到问题,果断处理,充分表现了共产党人那种敢说、敢干、敢当的崇高品德。他一贯光明磊落,胸怀坦荡,性格豪爽,坚持原则,实事求是,不计小节,不尚空谈,有错必改,灵活、准确地执行党的政策。对那些资本家、工商界、民主人士、知识分子,都做到力争团结;他还主动接近工人、学生、群众和各界人士。

他身居市长要职,毫无特权思想。他终日勤勤恳恳,作为一名公仆,为人民不知疲倦地工作。他为剪除旧上海的罪恶渊薮,呕心沥血,策划周详,显示出他既有指挥打仗的本领,又有治理国事的多方面才能。短短几年,整个旧上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人们那时看到新上海这样安定团结、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都不由亲切地称他为“我们的陈市长。”

我在交际处工作,经常和外宾及各界人士来往。陈毅市长总是告诫我说:“你的工作政策性很强,一定要注意党的政策,尽量多团结人,要发挥他们的特长。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心中有数。”在陈毅市长的具体指导和帮助下,我的工作虽然纷繁,但是开展得还是比较顺利的。

陈毅同志对任何同志在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总是以与人为善的态度,进行严格的批评。一次,他来到上海大厦我们交际处办公的地方,看见大厦内秩序很不好,来往的人杂乱,有许多人吵着要上楼。陈毅同志见我后,严肃地指出:“上海刚解放,社会情况复杂,你的工作不仔细。今后,这里的楼门、电梯门全要设岗哨,这不是讲究排场,而是为了更好地有秩序地进行工作。”

在生活上,他也特别关心我,经常到我住处看我。对我的孩子爱抚备至,问长问短,十分温厚,使我全家老幼倍感亲切,至今犹感激难忘。

1954年,陈毅同志调到北京,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1958年,我也调到北京国务院工作,时常还和他联系。一天,我去他家看望他,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我们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不容易啊!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残余,自觉或不自觉地就会流露出来,这样往往就要脱离群众。所以,要不断地进行思想改造,以保持我党的光荣传统。”陈毅同志当时职位之高,声誉之重,人所共知,可是他却那样谦虚谨慎。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个人太渺小,马列主义真。”

他始终坚信马列主义,坚信党的领导,坚信共产主义;忠实,积极,襟怀坦白,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不愧为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他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光辉榜样。
    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