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顾吾书社网

登门来道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2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登门来道歉

  

194010月,“黄桥决战”胜利后,在刘少奇、陈毅同志的亲切关怀和直接领导下,为了团结各阶层人士共同对敌,扩大和巩固抗日民主根据地,夺取抗日战争的更大胜利,于同年1115日,在江苏海安县召开了为时一周的“苏北临时参政会”

出席会议的有江都、高邮、泰县、扬中、崇明、东台、盐城、兴化等14个县推荐的代表共380人,其中爱国党派民主人土占多数,中共党员仅72人,刘少奇、陈毅等领导同志在会上作了重要演说。会议通过了《施政纲要》,成立了参议会和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这次会议充分发扬民主,在讨论时畅所欲言,各抒已见,使会议达到预期的效果,代表们都很满意。

东台县代表施文舫先生,是东台施陈乡(今三仓乡)人,施在青年时代就读于南京师范附中,毕业后考入国立大学文史地系学习,后在上海商务印书馆担任过编辑。抗战爆发后,日军进攻上海,他便回乡生活。后曾出任东台县第三区(今富安镇)区长,但因国民党政府贪污腐化成风,加之地方恶势力的排挤,他不愿苟同,因此只干了几个月便卸职回乡,过起了庄园生活。

新四军东进的胜利消息,给施文舫先生很大鼓舞,他寄抗日救亡希望于中国共产党。在他的表兄黄逸峰的影响下,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新四军抗日救国的主张,成为东台地区有影响的爱国民主人士,因而被东台县委推荐为“苏北临时参政会”代表,还被聘为“参议员”。

会后,施文舫先生去司令部拜访陈毅将军。施在谈话中反映:东台有一干部作风不好,有贪污腐化行为,还瞒上压下,在群众中造成很坏的影响。施为人真诚坦率,提意见时亦很激动。他对陈毅同志说:“你是新四军的将军,是苏北东进抗日的指挥官,是保护人民利益的。对这样的坏干部,怎么不管?”陈毅同志朝施望了一眼说:“怎么!你来责备我?”陈毅同志说话时本来声音洪亮,加之他当时说话的声音高,语气又硬,且带有反问的口气。施先生因接受不了而愣住了,心内想:原以为陈毅虚怀若谷,现时看来并非如此,于是不再多言,便掉转身子拂袖而去,闷闷不乐地回到代表住地。

当晚,陈毅同志记日记时,想起了施文舫先生和他的谈话。反躬自省,觉得自己当时说话时的态度有问题,而施先生是位爱国民主人士,能不计个人得失,敢于批评和反映干部中的问题,这是对我党的信任与爱护。施先生是一位千金难买的诤友,我们的事业要兴旺发达,就需要这样的诤友,可我今天怎么鬼迷心窍喃?

陈毅同志想到这里,心中感到内疚,便放下手中钢笔,收起日记本,独自一人外出,准备去向施先生赔礼道歉。

陈毅同志摸到施文舫代表的住地,不见施先生,便问其他代表,方知施先生心中不快,当晚坐船回家去了。陈毅同志告别几位代表,随即来到大会秘书处,了解到施先生的家庭住址。次日,天刚亮,陈毅同志早饭未吃,带了两名警卫员心急如火地骑马跑了30多里路,去找施先生。

施文舫在家听管家告知说:陈毅司令员同两名挂有盒子枪的新四军战士找上门来了,心中暗自吃惊,认为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他妻子陈玉麟责怪他去海安开会时,不该多管闲事,惹祸上门。施说:“我反映的问题都是事实,又不是诬陷。陈毅来怕什么,看他对我奈何!”他说罢,便硬着头皮到客厅去见陈毅了。

陈毅同志看到施先生从后厅来了,便主动上前抱拳打招呼说:“施先生,打扰喽。昨天,我陈毅对不起你噢,今天呢,特地给你道歉来了。”接着,他两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着施先生的双手。此时,施文舫先生又愣住了,顿时觉得一股暖流涌上他的心头,意想不到的是陈毅将军会亲自上门来道歉。他激动得只是说:“不敢当,不敢当。”他把陈毅同志请进客厅上座,献荼说:“陈将军,我昨天不告而别,乃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惭愧呀,惭愧呀……”

“不!你昨天在会上提的意见很好,这是对我党的爱护嘛。当时哟,我讲话的态度不好,引起了你对我有意见。这对我来说,也是个教训呀。”

中午,施文肪先生设宴款待陈毅一行三人。他们边吃边谈,愈谈愈感到亲切。陈毅同志再次阐明了我党的干部政策,表明对这个干部的问题一定查办。并希望人民群众对我党干部严加监督,因为共产党的干部是为人民服务的,而不是做官当老爷,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陈毅同志的谈话,使施先生心情激动。特别是陈毅同志在临走时,紧握着施先生的双手说:“今天我为交到你这位净友而高兴。如果我们根据地的爱国民主人士都能像你这样,为了人民的利益敢说真话,使我们的队伍更加纯洁,我们一定能够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我党和我们的国家一定会兴旺发达。”

过后,陈毅同志亲自交待东台县委,对这个干部的问题必须严加查处。不久,这个干部受到撤销区委委员的处分,降职到川安乡当指导员。

从此,陈毅同志与施文舫先生常有书信往来。1941年冬,施文舫先生的父亲施作舟病故。陈毅同志知道后,亲笔挥写“元良丧失,邦家之痛”的挽词,派专人送去,表示悼念。

19648月,陈毅同志63岁生日时,写下了《六十三岁生日述怀)一诗。诗中说:

六十三岁满,六四即启程。五次大革命,一个跟队人。

一喜得锻炼,一喜工作勤。一喜有错误,痛改便光明。

一喜得帮助,周围是友情。难得是诤友,当面敢批评。

有时难忍耐,猝然发雷霆。继思大不妥,道歉亲上门。

细读再三,感悟良多。正是在这首诗里的叙议中,充分表现出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博大胸怀。我每每默诵这些诗句,便想到了陈毅军长与施文舫先生交往的故事。

【作者简介:王荫,原名王春友,19228月生,建湖县高作乡人,1942年参加工作。曾任小学校长、文教区员、县文化股长、专区人民剧场经理、实验淮剧团团长、盐城市文化局文化科长。1980年离休后,组织编纂《盐城市民间文艺三套集成》,成绩显著,被江苏省文化厅、省文联和文化部授予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

 

 

赴宴会“四皓”

马效良  李世安

陈毅赴宴会“四皓”这件事,发生在半个多世纪前的盐城西北建湖县境内。

1941年春,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后不久的一天,陈毅军长同刘少奇政委、赖传珠参谋长等领导人,正在军部——盐城登瀛桥西的泰山庙后殿里议事。这时,值班参谋进来说:“报告,山门外有位老乡,说是替西北乡建阳镇上陈重平老先生送信给陈军长的。现在,人在门口,要求面呈陈军长。”

陈重平是何许人也?与陈军长有什么关系?这要追溯到抗战初期。那时,陈重平在国民政府内政部任秘书。他是个富有正义感的人,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主张极为不满,对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倍加赞许,曾利用自己的身份,多次掩护过我党的领导人,陈毅同志即是其中的一位。他们两人之间建立了深厚的私谊。后来,他终因与当局政见不合,愤而辞职,返归故里——盐城西北乡建阳镇。

其时,盐阜抗日民主根据地刚刚开辟,西北乡的革命力量还比较薄弱,尤其是临近沿荡的建阳镇,受到日、伪、顽三面夹击,形势相当严峻。陈重平回乡后,便临时移居在湖垛南乡朱尤庄其外甥朱建清家避乱。

陈重平生有两子,次子其煊在湖垛镇天寿堂药店学徒,被店主李天寿看中,李将爱女庭芳许配给他。看着其煊、庭芳长大成人,陈老先生征得亲家同意,择下良辰吉日,于朱尤庄为他们完婚。陈重平非常敬佩陈毅的为人,偏巧陈毅同志近在眼前,真是天赐良机,所以特修书一封,派专人赴盐城送给陈毅,一来请陈毅吃喜酒,二来想就本人和地方士绅所关心的切身问题听听陈毅的意见。

陈毅听完了值班参谋的报告,连忙请送信人进来,拆开来信,只见信上写道:

“仲弘将军麾下

揖别尊颜,倏忽数载,白云黄叶,无任神驰。

迩来,将军亲率王师东进,榮戟遥临,檐帷甫驻,外御强寇,内解倒悬,诚为卫国之干城,亦吾盐阜民众之大幸也。

弟驽钝之才,空过岁月,碌碌半生,略无建树,深夜自思,不胜愧疚。次子其煊年已弱冠,谨择于农历二月十六日,假湖垛南乡朱尤庄为其完婚,敢投寸楮,届时恭请驾临,使蓬荜增辉也。

敬颂

戎安!

教弟陈重平鞠躬谨上

民国三十年二月十日”

陈老先生这封亲笔信,虽然文皱皱酸溜溜的,不过倒也言简意赅,真挚之情溢于字里行间,跃然纸上。

陈毅同志看完来信,一边将信递给身旁的其他领导人,一边操着四川乐至县的乡音笑着说:“要得!要得!这个喜酒,我陈毅定要去的。”随后便将自己跟陈重平的一段交往向其他几位领导人作了简要的叙述。接着沉思了一下,又说:“我们刚才研究的加速开辟盐城西北乡的问题,我想请陈老先生出山,他定会乐意的。听说他在那里是位德高望重的人物哩!”刘少奇、赖传珠等领导同志都赞同陈毅同志这种看法。随即写了回信,应允赴约。

16日那天,陈毅只带了一个警卫班,同军部管理员一行12人,乘坐一只汽艇,到了朱尤庄。汽艇在庄东码头上靠下。庄上早有人飞报陈重平。陈老先生亲率其煊到码头迎接,请进朱家南屋客厅坐下。厅堂里早有几位客人等着,其中有建北的杨幼樵,建南的姜效诗、建东的蔡仰山等建阳镇周围的名流,他们虽都年过半百,华发如银,但是举止不凡,是陈老先生的挚友。陈重平将他们一一介绍给陈毅同志。陈毅主动与他们亲切握手。寒暄过后,陈毅吩咐随员将贺礼奉上。

这份贺礼可真是不同寻常呵,那是在盐城城内最有名的银匠店定做的银盾,专门赠与陈老先生的。陈重平双手接过,举目细看,只见银盾中,端端正正地镌刻着“永结同心,团结到底”八个字,上款是:“重平老先生二令郎嘉礼”,下款是:“陈毅敬贺”,连声说:“将军驾临,已使老朽不胜荣幸。又蒙厚贶,何以敢当!”陈毅说:“一点薄礼聊表心意,尚请老先生笑纳。”宾主客气了一番之后,陈重平恭恭敬敬地将银盾置于堂屋神柜正中,神情庄重地对全家人说:“陈将军馈赠这件礼品,情重如山,意深似海,应当作传家之宝,尔等永记。”

正午时分,陈家在堂屋当中摆下了酒席,排上了六盘九碟。陈重平老先生跻身官场几十年,接触的人多,各地人有各自不同的口味,四川、湖南人最喜欢吃辣,陈老先生深知这一点,所以特地在陈毅同志坐的首席上放了一碟辣椒,果然,陈毅见到辣椒,十分高兴,盛赞陈老先生想得周到。

宾主入席以后,斟上酒。那酒有两种,一种是四川泸州老窖,还有一种是洋河大曲。上了菜,那菜也是苏菜为体,川菜为用,川苏结合。川菜长于用汤,有“川剧的腔,川菜的汤”的说法。

席上除了山城火锅、太白鸡、龙舟榨菜鱼这些著名正宗川菜外,还有碗“百花豆腐汤”,更令食者赞不绝口。它以鸡、鸭、猪蹄煨成,酷似开水,汤面上浮着十块一般大小的豆腐,每块豆腐上都有用鸡丝、虾仁、枸杞、榨菜丝、香菇等镶嵌的花卉图案,刀工精细,色彩鲜艳,形象优美,造型奇特,人口顿感嫩、活、香、鲜,稍带辣味,外温内烫,味道真是美妙难言。此外,还有鱼皮、海参、汆肉圆、酥里脆等江苏海味菜,当然更少不了盐城西北乡特产的藕粉汤圆和八宝莲心甜饭,陈毅同志既吃到了家乡川菜,又品尝到江苏菜的风味,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真亏得主家如此的费心,采办了这许多山珍海味。

席上,陈重平老先生以主人身份,首先举杯致词:“诸公,今天是其煊大喜之日,承蒙光临,特别是陈军长于戎马倥偬之中,亲临寒舍,老朽更感不胜荣幸,请饮此杯,以表谢意。”说完一饮而尽。

俗话说,“主不吃,客不饮”,众人也都干了杯。陈老先生接着对陈毅同志说:“陈军长,乡间无以待客,薄酒菲菜,不成敬意,尚望海涵。”

陈毅同志说:“陈老先生过谦了,美酒、佳肴、良辰、胜友,四美俱备。我想当年的孔北海,亦未必如此。”一席话,说得大家点头称是,敬佩陈毅同志文学修养之深的感情油然而生。

宾主边吃边谈,边谈边吃,越吃越有味,越谈兴越浓,开怀放饮,妙趣横生,倒像是多年不见的老相识似的。尤其是陈毅同志更是谈笑风生。他从劳动创造世界、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谈起,巧妙地转入了当时的敌我斗争形势和全国人民的任务这个中心话题。

杨、姜、蔡等这班作陪的老先生,虽然是满腹经纶饱学之士,但平日埋头于故纸堆中寻章摘句,弄月吟风,乐书画以娱情,何曾听到过这些道理?看看眼前的陈毅,风华正茂,不仅没有半点赳赳武夫的痕迹,而且礼贤下士,平易近人,谈吐不俗,才气横溢,翩翩焉儒将之风,内心越发赞佩不已。  

建北的杨幼樵首先发言:“陈军长,幼樵不才,然自度亦非抱残守缺之辈,也曾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与万人游,但似将军说的这番道理,却是闻所未闻。古人云:‘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是也,我等何幸,晚年得遇将军!”他的话音刚落,蔡仰山老先生便接过话头:“杨公所言,正是老朽心中所想,我辈年老力衰,固不能亲操吴钩,杀敌守土,但亦不甘忍辱偷生,当亡国奴,以贻后世之羞,愿为国家尽绵薄之力。”字鲤庭的姜效诗,原是个情见于外的老人,见杨、蔡二老各诉真情,急举酒杯,激动地说:“诸位,恕我鲤庭冒昧,今日陈将军驾临朱尤庄,我等有幸,得瞻风采,又一见如故,酒逢知已千杯少,愿借花献佛,请共干一杯,以示庆贺,如何?”说完,起立举杯在手,全座也都起身,各自一饮而尽。

大家坐下后,姜效诗继续说:“陈军长刚才的一席话,深入浅出,言近旨远,使我等茅塞顿开,获益匪浅。共产党、新四军真心抗日,为国人有目共睹之事实,只是………”姜老先生说到这里,稍稍停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陈军长,老朽有一事想请教,共产党是为穷人打天下、闹翻身的,而我等俱是稍有资产的人,今后将何以自处?

陈毅闻罢此言,哈哈一笑,提起酒壶为各人斟满了酒,道:“这位老先生请先领此杯,仲弘有言奉告。”接着他又恳切地说:“诸位老先生,今年125日,仲弘就任新职(指任新四军代军长),在就职宣言中就郑重声明过,本军誓以至诚,推行革命三民主义,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政治方针,绝不放弃抗日救国之神圣职责。

大敌当前,凡我炎黄子孙,都应以民族利益为重,捐弃前嫌,同仇敌忾,共救国难。至于如何对待有资产的人,远有陕北的李鼎铭,近有盐城的宋泽夫,在座的杨老先生最近亦被我盐城县抗日民主政府聘为参议员,他们不是都有资产的么?只要是抗日爱国的,共产党就欢迎他,尊重他。凡是对国家民族做过有益的事的人,我们共产党是不会忘记他们的。我们共产党人说话算数,请诸位宽心。”

陈重平一边向陈毅敬酒,一边欠身说道:“将军所言极是!”几位老先生也都微笑点头。陈毅同志稍停一下,指着席上陈、杨、姜、蔡四位,风趣地说:“诸位都知道古代‘商山四皓’的事,你们四位都住建阳,亦可以称为“建阳四皓’了。商山四皓要归隐山林,独善其身,你们建阳四皓可要挺身而出,共纾国难啊!建阳可是个名镇哩!

南宋最后一个丞相、忠烈公陆秀夫就出生在这里,你们作为英雄故里的人,可是无尚光荣的啊!”他那借古喻今、生动风趣的话,说得几位老先生笑逐颜开,顿觉豪情满怀。四位老先生不约而同地说,共产党相信我们,我们也一定真诚地协助共产党工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和衷共济,争取抗战胜利。酒席上和谐欢乐的气氛达到了高潮。陈毅这次赴宴实现了预期的目的。这四位老先生在陈毅同志的感召下,解除了疑虑,也坚定了意志。

酒席从中午一直吃到下午3时,吉时已到,新郎新娘举行文明婚礼仪式,陈毅同志欣然应邀做他们的证婚人。行礼如仪后,天色不早了,陈毅同志便告别主人和其他几位老先生,带着原来的队伍,乘汽艇返回盐城。

此后,陈毅同志与“建阳四皓”诗文唱和,往来不断。19419月,为了便于领导抗日战争,在盐城西北乡一带建立建阳县时,陈毅赴宴时所会的“四皓”,都被建阳县人民政府聘任为县、区参议员,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里,这四位老先生没有一个思想动摇过。

【作者简介:马效良,19289月生,建湖县建阳镇人,19496月入伍,1966年结业于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原任建湖县二中教师。曾历任苏南军区教导团学员、江阴要塞炮团、华东海军舟山基地岸炮团文化教员,建湖县中学高中语文教师教研组长等职。】

    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