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入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顾吾书社(Guwubook.Com),中国首家工农市民公益读书社!
当前位置:主页 > 吾园吾坛 > 心灵空间 > 正文

隐痛的幸福----我做什锦菜的缘故

时间:2012-01-08 16:46 来源:未知 作者:吾园 阅读:
                   隐痛的幸福
 
                     ----我做什锦菜的缘故                                     戚思翠    (常州)
 
     我曾经记得,好象是在《基督山伯爵》里,读到过法国作家大仲马这样写下的字句:“人类的一切智慧,都可以总结为两个词----等待与希望。”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此际在遥迢天国的希望是什么?也不知她老人家是否希望如愿地已经和她相守了大半辈子的丈夫、我的父亲团圆?他们是否还希望一仍如往昔般地不争不吵……要不然,她总是再忙也不会减省做什锦菜的-丝半缕的严格工序。
 
    我不知道:在这2011悄声隐退、2012默不作声潜来之时,我为什么会这般油然念想起:那曾经寄寓着多少江北水乡、盐阜大平原上平常人家对来年无限期望之情之愿,而精心准备并谨细制作什锦菜的事。或许,这就是我心念意缠的初衷吧。
 
    虽说做什锦菜远近闻名的母亲,辞世也逾五年之外了。可我却随着年岁增长人到中年,反而对母亲极认真做的这件事,到是恍如刚才般总历历难忘;甚至于我也更加热衷象我母亲那样,难以排解地不管不过地精心准备并谨细制作起什锦菜了。
 
     什锦菜,俗称十样菜,又叫安年菜。顾名思义,十样菜,即由十样或十样以上的蔬菜合制而成。而在江淮平原上,十样菜还被寓意为“十全十美”“年年有余”“幸福快乐”“祥和团圆”等等寄托着人们情感上的种种蕴藉。而什锦菜的口感与其所富有的营养特色,主要在:清淡可口,健体补虚,安神益脑,减肥防疾,口感独特。家家户户的年宴上,十样菜这道用大碗或是大盘乃至于是连着砂锅端上桌……无论是官府人家,还是乡绅名宅的年夜宴上;无论是贫病交加、穷困潦倒的寒门小户,还是寻常平民百姓的年夜饭桌子上,它可从来就是一道必不可少的传统美味的时俗风景菜。                                    
 
    记得在我的孩童时代,农家人忙年最快乐的便是烧十样菜了。
 
    炒什锦菜“掌勺”者,通常是家庭主妇。每当这户人家的十样菜刚烧好,这主妇便会喜滋滋地请来左邻右舍互相品(评)她所制作的十样菜的“口味”。而就在众位左邻右舍互相品(评)并啧啧称赞她所制作的十样菜的“口味刮刮叫”,并都向她送上真诚艳羡的目光时,最抑不住喜悦的正是这-年忙到底、此刻制做出这道众囗夸赞的色泽明艳、百味横生十样菜的她----我亲爱的老娘。
 
    情深深,意浓浓。在那雪花飘飞的寒冬腊月,浓郁扑鼻的什锦菜香味,伴随着“忙年”的袅袅炊烟,弥漫乡村遍野……一般地,每至腊月二十七八,忙碌而疲惫的母亲便备着十样菜的料子。
 
    你就看她脚不离地、手不住闲地忙吧:从土墙角里的大黑瓷坛中,掏进掏出。哦,拿出的是各种形状的“干子”:马齿菜干、荠菜干、金针菜干、豆角干等。
 
    你就听她唠唠叨叨、没头没了地说吧:从麻布糠袋子底下,摸索出一小堆像是鹅卵石似的子芋;她用黄豆子,在走村穿户的豆腐担子上兑换个斤把卜页、拾个几块豆腐;紧跟着就一迭声地催我的俩哥哥:快些去田里头,刨些茨菇、荸荠;派我与小妹到屋后陈年树根上摘树菇(树上结的一种香菇)。母亲总会不嫌多余地反复叮嘱:小伞形的是蛇菇(毒菇),不能碰啊,大扇形的菇才能吃呀!                                    
 
    只见母亲用大木桶放上大半桶水,将所有的“干子”泡了进去,包括我们满心的快乐与希望!见母亲不再“吊”着脸,甚至很高兴的样子,便大胆问母亲:过年就过年,为什呢还要忙得不轻地烧这十样菜?而十样菜又为何总用这些子“材料”做?无论问了多少遍,可她却从不厌烦,总见她是满脸幸福地说,“这十样菜,可是老祖上传下来的年菜。过年家家都要吃的。吃了它,户户平安家家欢喜人人身子骨好。”
 
   接着,她就一五一十会给我们仔仔细细地讲说这些“干子”做十样菜的意喻:这个叫马齿菜,也叫安乐菜。意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这个是针金菜(黄花菜),象征金光灿烂,荣华富贵;而把它们统称为“干子”,指望的是子子孙孙勤劳能干;那芋头,预示着来年出门都能遇“好人”,办事顺畅;这个荠菜,音似“聚财”;而茨菇、荸荠,又被称作是吉祥如意,表示着新的一年大吉大利、万事如意;树菇又为“金钱菇”(可不作兴用刀子切),圆圆“金钱”滚滚而至;而荷藕,只能作兴顺着切,寓“路路通”,一帆风顺;再说那豆腐、卜页,就寄寓着千秋万代富裕安康的大希望;而胡萝卜呢,是借来比喻下年红红火火……                                 
 
    母亲麻利地将所有“材料”洗净切丝或块或条,备案待炒。我们争着爬到锅门口烧火。火光映红了我们稚嫩的小脸,透过膛罐(锅灶上锅与锅间安置的陶泥或搪瓷罐焐热水用的)但见母亲认真地将一样一样的蔬菜炒好、盛盆,最后一锅一锅地汇总。母亲的神情是那样的专注而满足、幸福而快乐。她那瘦削的身子一扭一摆,既像一位厨师在面临考核,又似一歌舞者在表演颇具节奏的舞蹈。真的,这时的母亲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心得像个孩子。她一边弄着菜,一边居然哼起歌曲来了: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母亲似乎将一年的快乐,都凝聚于年底烧十样菜的这一刻!而我们几个则一边陶然于母亲美妙的歌声中,一边巴着锅台手握筷子,在烧好的十样菜盆里幸福地大吃大嚼起来!厨屋里外溢满了十样菜扑鼻的香味,还有那抑制不了的欢歌笑语声……                                 
 
    当然了,那时十样菜的料子几乎都是自家产的,不花钱。母亲病了去世那年,我便蜗居城市,竟瞬息就已有20余载了。每至年底,就想吃母亲烧的十样菜。于是,尽管每年冬天我的手上患有冻疮,但到了年底烧十样菜时,我也就忘了手上冻疮的疼痛,而快乐地模仿起母亲之“杰作”弄十样菜。
 
    不只因为它是传统年菜,更因了我自小受母亲的熏陶,烧出的十样菜亦颇受亲友邻居青睐。
 
    可没想到,一周前,去菜场购备什锦菜料子时,发现马齿菜、角干子每斤十几元,香菇(“金钱菇”)每斤几十元(稍好的)……卖家言:这两年金融危机,物价猛涨,到岁末,说不定还要涨个几元呢!细算一下,—-唔个乖乖隆的个咚!假如要选择 “和顺长久”的19样蔬菜的话:马齿菜、角干子、荠菜、黄花菜、香菇、木耳、油面筋、豆腐皮、素肠、针金菇、芋头、水芹、莲藕、豆腐、卜页、花生米及胡萝卜,做什锦菜,还真不是个小钱了。罢,罢,罢,一年也就烧个回把。再说了:烧上几盆,亲友间端端送送,来了客人也能尽兴换换口味且尽享自然风味。虽费工费时,代价不薄,但心里头还是相当乐意去做的。                                   
 
     因为,什锦菜实在是一道幸福美满的传统菜。更因为,什锦菜已经成为我纪念缅怀母亲的表现。                        
 
常州市新北区龙虎塘镇腾龙苑47-甲-601室戚思翠               
 
邮编213031                                                               
 
电话0519-81191965        

(责任编辑:吾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