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入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顾吾书社(Guwubook.Com),中国首家工农市民公益读书社!
当前位置:主页 > 瓢城说书 > 书影评台 > 正文

他的名字叫?----读《那一带,我曾走过》

时间:2011-11-28 15:43 来源:顾吾书社 作者:吾园 阅读:
  他的名字叫?
  -----读散文集《那一带,我曾走过》
  这本书,我就这么被他所吸引。无论是静伫在万籁无声子夜时辰的野外,还是漫步于雾霭蒙蒙的新洋河边,我都没法控制住自己。仿佛是从笼天罩地般的被感染,仿佛是洗心革面般的被俘获,仿佛是恍如梦境般的被滋生起那种本能的油然萌念:即印度圣哲泰戈尔的教诲----“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不朽的爱。”
  散文集《那一带,我曾走过》,这书作者是谁?他的名字叫谷远怀。而昨夜晚粗读稍翻您朱兄送赠的这本书后,我深深地陷了进去,许久许久竟-时难以自拔.
  我知道这部由上海三联书店于今年九月首版、定价三十元、二十余万言的遗著,可不是好编的。难以估算:您为之付出了怎样的真心努力,您为之凝聚了您怎样诚朴的真挚友谊淳意,您为之怎样经受与谷先生五年交往的撕心摘肺的情感难忘和泪编遗著的酸楚……同样,手抚着323页的散文集,不也正好映现您君子重然诺的信义侠怀吗?不也正好映现他谷远怀人生心路的绝章余响吗?------一本散文集《那一带,我曾走过》,这书我也不知道还要读多久、读多少遍、读思有多远?!但值得谷先生宽慰的是:他的遗愿已经成为现实!散文集《那一带,我曾走过》,这本书已经付印,且正在广大的读者手中诱引发出一阵阵人生的咏叹。
  是的,只要您还眷恋故土,您当不会拒绝和着作者-道欣看故园的旧垒颓痕,从中谛听人生的顿悟之灵动;只要您还钟爱祖国,您当不会拘泥于和着作者-道情溢山水,从中缓释人生的重荷之负担;只要您还葆有做人的起码真情,您当不会躲避和着作者-道回检人生旅程中或浅或深的丝丝缕缕之挚醇无虚的友爱,-如作者的感恩军营……是的,值得谷先生宽慰的是:我这个与他曾有过数面之交、长我三岁的工人读者,此时节在子夜时辰、黎明光里捧读他的散文集,还曾在昨夜也同他一起寄情至亲,鸣谢他们的无私坦率;感悟人生的苦短……然而我们之所以要有此种痴颠至疯的人生态度,不正象作者《后记》中第三自然节第三行里所说的那样吗:“……都值得去探索、去发现、去研究、去旅游,更需要我们去保护、去热爱、去为之奋斗,去奉献一生!”
  诚哉斯言,故人已别人间,只升西宇福地。朱兄果然守信有义之君也!十月光景,不避寒暑,不计晨昏,不顾自家娇妻稚子,竟一编此遗著。端的伟丈夫之行之节操也!也许,这就恰似此书代序《品读.乡村梅雨时。》篇末两节所揭示的最有力诠释吧:
  “积淀,让我们衣钵了我们的传统:积淀,让我们柔软的仁慈更加厚重 。作者点晴般地倾吐了自己的心声----我爱‘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我更爱乡村梅雨时!
  爱,是需要渗透的;爱,是需要传承的;爱,是需要播撒的;爱,更是需要收藏着的!”
  因此,我倍加珍存谷先生的这本遗著,我倍加敬佩朱雷成先生的节义守信的丈夫气概,我倍加呵爱养育了一方圣贤智者的盐阜大地上的人们。因此,这也愈益激励我更应克难化险,将我国首家创办于1980年6月、迄今为止仍为我国惟一的工人市民公益书社-------盐城顾吾书社办下去!
  遥想谷先生曾不止-次地说要来书社看看。在市政协每年一次的联组会议上,在朱雷成先生的婚宴上,在城南工商所的集会上,在城北农垦化肥厂前的吴登清诊所里……谷先生呵,生前您虽未能来这小小的书社看看,成了您的未了,也成我的遗憾。但现今,您曾经的愿念-----您的遗著却来到了书社!我和我的友人们安敢不肃然端然着珍存这份绵久沉深的情?!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