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入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顾吾书社(Guwubook.Com),中国首家工农市民公益读书社!
当前位置:主页 > 瓢城说书 > 书影评台 > 正文

读参考消息报社贺信感言 孙铭清

时间:2010-10-07 15:36 来源:顾吾书社 作者:孙铭清 阅读:

热烈祝贺顾吾书社成立三十周年 (二十八)   

                   参考消息报社贺信感言

                                     孙铭清

    听说我们的顾吾书社,因为建社30周年,收到参考消息报社发来的贺信。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但作为和顾寿义由他在五、六岁时,才歪歪斜斜走路,直到他在1979年12月间.始终未曾分离过的见证人来讲,又觉得这份虽说姗姗来迟了的贺信,也多少能抚慰他当时为自费跑了七里多路的专区邮局,去订《参考消息》所受的诧异、奚落、甚至就是人格的侵害。

    要晓得,那时的十二块七角九分钱,该有多大的用场!吃一斤牛、羊肉,就卖三、四角。而他倒好,竟拿这么笔钱来订报呵杂志的。那个《参考消息》,又甚法是一般人所能订的?要有市直单位的介绍信证明,且只能是公费订阅;你个人,就想自费订这些报,这怎么有可能性!真的.这可不是我的少见多怪。谅现时的人们,是无法理会的。

    1979年10月底的这件事,让我知道了:人,终究是无法平等的。您看,小老百姓的,舍不得吃的,忍着饿肚子;舍不得穿的,脚前脚后都在外面吹风裂囗子,泈得生疼忍了。省下这钱来,订“两报一刊”和《参考消息》,为的是能读得自在些……那晓得,会是家里家外的被人指指点点,弄得我俩灰头土脸的。哎呀一声,30年早去了!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我也就生岀了这样的联想:这是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社的赞誉,这是中国长期以来阅读率最高的全国性报纸编师同读者的倾情互动,这是中国最具品牌价值的纸媒体,对热心自费订阅该报30余年的热烈回护!

 

        参考消息报社的贺信,看似仅是发给顾吾书社的,看似仅是祝贺忝为中国唯一的工人社区公益书社----江苏盐城顾吾书社的30周年.

    然而事实上,近31年来,顾吾书社的创办人顾寿义和他的社友们,之所以从他们本就捉襟见肘的收入中,挤岀资金不用说,还承付着令现时环境中人永难理会的诸多非难,比如1979年10月底,当顾寿义将他好不容易积蓄的十二元七角九分钱,在步行三、四公里的专区邮局自费订阅含《参考消息》在内的23种报刊时,等待他的却是惊疑:

    这小子,没发高烧吧?尽管他边揩擦一路急疾奔走四十分钟而岀的汗水,边急切地表现出自个儿没病,很正常……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却是,人家说:“在这种大家都往现实的眼前利益上拼命,完全追求实惠,再也不轻易上当的时候,在七角钱可买斤肉时,你这小子,哪里来有这么多的钱?不去买吃的、穿的,哼,来花钱订这么些报呵杂志的。不由得我们不怀疑你的动机。想不到呵,---

    你快说:是不是偷得来的钱?

    你交代:你到底是什么政治动机?你的野心是什么?背后有谁在指使你这么做的?你想……”

    诽谤、审问、追查,都未能阻遏他决绝地自费订阅报刊的顽固立场.还好,在政审、社调后,在一位刚复职的专员的首肯下,在社会大时势的推动下,最终他如愿以偿.

    只是,潜意识里隐匿的俗见也如影随形地笼罩了他.哪怕是再好的岀头良机,他总是不庸置疑地让脱.他至今仍旧是个普通得简直可以是被忽略不计的人.但他却一仍如旧地永不变地自费订阅《参考消息》,哪怕是年订费几块、十几、几十、百十、百八十到2009年至今的二百一十六元。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只为着让周边需要明瞭时势的人们,多个角度与方位了解世界;只为着让莘莘学子们由此便捷地晓知中国的不足,从而激发起他们能倍加珍重爱惜家国,而从我做起克陋俗旧习,为中华崛起而努力……

    他们的作为,也许还是可以称之为感人的,只不过真正地30余年不变地持恒下去,多少也是令人百思难信其解的。

    顾寿义不止一次地这样回答道:“想当初,我舍得拿岀这积了好长时间的钱来订阅报刊,就是想通过有意义的阅读来丰富自己的枯躁生活。

    想不到,用自己省吃俭用余下的钱,来订阅报刋、买小画书、买中外古今文学与思想理论书,竞会惹起那么大的风波,实在太出人意外了。因为,那时健康的读物很少人能舍得买。

    至于办这个书社,完全是因我1980年3月分到磷肥厂磷肥车间时,干的是拉二、三百公斤重的磷矿石车 、抡的是十八至二十四磅的铁锤夯砸矿石。完全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粗壮工!尽管有时连一日三餐都混填不足,但仍改变不了我阅读之快乐。而一同工作的工友同事们,他们借厂里图书室的书,往往借不到新的、或大家都认同的好书,同样因上的是早、中、晚运转班,即便是还书也难办。而他们的业余时间上,有意义的活动很少,多消极、颓废或乏善可陈,甚至于常常做岀惹人讨厌的事来。不少的愿进步工友下意识地找到我,倾诉他们的憋闷与苦痛:

    看到你的快乐,我们很向往。但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年龄虽只有十五、六岁,最大的也就象你这样二一、二旳样子,可我们家在乡村农舍,也就小学或刚读初中,怕国家的政策多变,以后没得顶替娘老子的工作,落不了城市里的户囗,成不了国营工人。在农田里刨食,怎行?所以就没法上学了。先进厂替顶了再说。哪晓得上厂的日子,并不比我蹲在家里头弄田种种舒服自由。哎,连个整夜觉都睡不成。难不成,我们就这么糊里糊涂闲混下去?你难道就不肯帮我们同你一起拥有互相扶护的阅读快乐?你现在的那么多几大箱子的书,总是防不胜防地被摸走,你前脚上班、哪怕是上厕所,后脚门就开了。书就被人家顺走。他看书并爱惜这些书呵报刋的,倒还罢了。偏是这类人,往往只是往脸上贴金假装的、或者干脆就是拿来撕了擦屁股蹲儿的。这多可惜?!  样也足证自费订阅《参考消息》的巨大社会价值。

    我们是否也可以这么说:或许,这也正是《参考消息》的巨大社会生命之根,也正是《参考消息》新八十年着力开垦的巨大社会服务市场?!

    这些便是我,在第一时间收悉从北京新华社特快专递寄岀、来自《参考消息》报社的贺信后,油然而萌生的读后感言。

                                          孙铭清

                                         2010.10.3.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