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入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顾吾书社(Guwubook.Com),中国首家工农市民公益读书社!
当前位置:主页 > 走进书社 > 社史回眸 > 正文

阅读,用书来慰藉心灵

时间:2013-05-08 09:32 来源:未知 作者:吾园 阅读:

 阅读,用书来慰藉心灵        

                                                                     

编者按:2006年的世界阅读日期间,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组织进行的第四次“全国公民阅读调查”表明,国民的阅读率六年来持续下降,且首次低于50%以下。面对这样的调查结果,我们是否应该反省一下,每天、每周我们有多少时间来阅读,2007年我们是不是仍然这样继续下去?在4月23日“世界阅读日”到来之际,顾吾书社联合亭湖区新洋街道城北社区、在机关、校园、乡镇、社区、企业等场所,组织“传扬书香,滋养精神”系列读书演讲报告会,演讲者中有退休老干部、有乡村的残疾医生、有企业职工,他们虽不是专家学者,但阅读对他们来说,却是自己心灵的慰藉。这些普通人的阅读经历或许对我们有所启迪。

               董加耕:读书看报相伴起伏人生

    虽然在新中国的历史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可是退休后的董加耕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名人,四十余年宠辱起伏,早让这位65岁的老人看淡名利。“我没有其他爱好,只是喜欢读书看报。”回顾自己带有戏剧色彩的一生,董加耕认为是读书学习,让他回乡务农,因此成为全国的知青楷模,也是因为读书看报,让他能坚强地渡过人生中的黑暗岁月。

    董加耕是盐都葛武人,1961他高中毕业,品学兼优的他却在自愿书上填上“回乡务农,立志耕耘”。为什么要立志回乡务农?董加耕回答说:“正是因为党的教育培养,才使我懂得一个年轻人应当根据革命的需要决定自己的生活道路。读书越多越明理,我读了书懂得了要用知识建设新农村的道理,才回家劳动的。”

    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强调阶级斗争和家庭出生,像董加耕这样的贫农后代、生党员属于政治条件最好的一类,他放弃了大学,回乡务农,成为当地领导与新闻媒介所瞩目的先进人物。

    1963年12月31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走革命的道路,当革命的接班人》,其副标题《评知识青年董加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理想和行动》,紧接着《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相继报道宣传董加耕回家务农的事迹。

    很快,董加耕被选为生产队长,当选为共青团“九大”代表。以后,又担任共青团盐城地委书记,出席了第三届全国人大会议。1964年8月,在共青团“九大”上,邓小平、彭真、薄一波、陆定一都在报告中,号召全国青年向“新式农民董加耕学习”。

    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爆发,董加耕立即成为“红色风暴”的冲击对象。他被冠于“黑苗子”、“走资派”的罪名,说他是受刘少奇“吃小亏,占大便宜”的影响,将下乡作为进身之阶。1968年夏天,董加耕被人以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名义关到一个谁也不知其所在的农场中,那些人一度曾想将他淹死在长江里。1971年他又被莫明其妙的打为“5.16骨干分子”,遭受严重迫害,有13人轮流看管,被押达3年之久。

    在这段黑暗的日子里,董加耕始终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鼓励自己,与书中的革命先烈相比,他受到的遭遇不算什么,清者自清,终有拨云见日的一天。

    1974年周恩来来了解到董加耕所受的迫害,随即要求为他平反。1974年12月在四届人大上被当选为人大常委,接着经毛主席批准担任共青团“十大”筹备组副组长,兼任共青团盐城地委副书记,1976年又担任国务院知青领导小组成员。从此一度从政治舞台上消失的董加耕又时来运转。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董加耕再次被卷入中国政治旋涡 ,又被审查了14个月.直到1977年底回葛武公社董伙大队参加生产劳动,他这才有了一种像一粒随风飘荡的种子又落根大地的充实感。2000年董加耕在盐都区政协副主席位置上退休。

    “除非条件所限,我没有一天不读书看报。每次出差,我都要到当地的新华书店买上许多书。”总结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董加耕认为要读两种书:读有字之书,学习前人的经验智慧。明理立志;读无字之书,在社会中实践真理,清白做人。

                  吴登清:阅读让我残而不废    

    46岁的吴登清身残志坚,初中文凭的他自强不息,自学成材,走上行医的道路。回顾自己的人生历程,吴登清最大的感悟是,阅读改变了人生,阅读使他残而不废。

    吴登清的童年是不幸的。两岁那年他患上小儿麻痹症。当同龄的孩子在外面奔跑追逐嬉戏时,他只能用双手抓着两只脚爬行。在10岁那年,吴登清终于爬进了学校的大门。他十分珍惜读书的机会,以优异的成绩读完了小学、初中。

    由于残疾,升学、考试尽管取得了优异成绩,吴登清仍与高中校门无缘。此时,他虽悲伤、彷徨却从没绝望。在学校里,吴登清从书中读到了张海迪的故事,这让他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原本总是埋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的他,第一次见到了和他同样不幸的人竟可以活得那么精彩、那么充实张海迪从此成为吴登清心中的榜样。上初中后,吴登清读到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世界名著,主人公保尔坚强面对生命的态度再一次感染了吴登清。

    从此每当遇到挫折时,张海迪,保尔这一个个生命的强者就如同一盏盏明灯在为他的人生指路。吴登清告诉自己,残疾和残废虽一字之差,但其意义截然不同。身体的残疾是客观的,精神上的残疾却是人为的。

    吴登清给自己的人生订下目标,首先要治疗双腿立足大地,再就是学好本领立足社会。1984年春天,历经3年时间,先后10次手术,他第一次拄着双拐撑起双腿站起来了。1985年,他自费参加了光明中医函授大学的学习,凭着锲而不舍的努力,最终他以“优秀学员”成了光明函大的首届毕业生。

    毕业回乡后,他顺利地通过了行医资格考核,领取了行医执照,在卫生、民政、残联等部门领导的关心下,他办起了光明中医诊所,从此走上了治病救人、服务社会的医学之路。

    吴登清说,他时刻记得歌德说过的一句话:责任就是对自己要求去做的事情有一种爱。因为这种爱,所以负责本身就成了一种现实,就能从中获得心灵的满足。

    作为一个靠自学走上医学道路的残疾人,吴登清以自己的坎坷经历和实践深深体会到:要想在事业上有所成绩,就必须要有自强不息、顽强拼搏的精神,坚持读书,一辈子读书,读有用之书,读专业之书,用知识来改变命运、武装头脑,用读书来提升人的价值,充实人生。

              严霞:年轻女工的《论语》心得

    处于变革的时代,各种社会现象和多元化的撞击,让我们越来越多地思考:怎样为自己的人生定位?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如何实现自身价值?在快节奏的现实生活中,怎样让自己的心灵充实、愉悦......对于这些心灵深处的种种疑问,26岁的盐阜人民商场女职工严霞的回答是读一点历史,读一些经典,把科学理论的学习与其他内容的学习有机结合,相得益彰。

    去年,学术超女于丹凭借在《百家讲坛》讲解自己的《论语》心得,在全国引掀起了一股《论语》热。作为一名普通的商场女工,严霞对这部已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儒家经典,也有着自己的心得。严霞说,从“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视角,我们可以把《论语》中的圣人智慧与当代人的生存际遇相衔接,那些看似高不可攀、深不可测的处世哲理其实可以融解在当代我们身边的生活故事中,可以清晰地回答人们生活中所碰到的种种问题。

    严霞在盐阜人民商场从事每天上午的《商场早新闻》编辑播报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她需要及时关心商场、市区乃至全市、全国的重要事件,阅读成为她工作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然而在海量的信息面前,严霞仍不时感到心灵养料的缺失,每日忙碌而琐碎的工作,曾经让她感到倦怠。工作之余,她读起了《论语》这部儒家经典,一下子触动了她的心灵,让她想起了自己的责任,让她能以一个平和的心态来看待工作,看待人生。

    在这位普通的女职工看来,孔子生活的年代虽然和我们相差二千多年,可是那些闪烁着圣人智慧的哲学却是永恒的,一切高远的道德都建立在朴素的起点上。阅读《论语》,阅读任何经典,所有古圣先贤都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真谛,那就是让我们在这些智慧光芒的照耀下,使自己的内心得到充实。

            顾寿义:终身阅读,终身受益

    “如果一个人从小就养成好的阅读习惯,其一生都会受益无穷;一个城市如果能形成书香盎然的氛围,则越发具有神奇的魅力;一个民族如有广泛公民的阅读追求与渴望,则该民族注定拥有永远的智慧和希望。”盐城市政协委员、顾吾书社社长顾寿义这样评价阅读的价值。

    顾吾书社成立于1980年6月17日,由市磷肥厂顾寿义等三个青年工人发起。当时工厂生活实在太单调无味,工人们下班后无所事事,有人开始酗酒、斗殴、赌博,于是顾寿义等人决定办一个读书社,自费订购一些报刊书籍,供给大家业余时间阅读和讨论。

    27年过去了,顾吾书社在顾寿义等工友们的无偿奉献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生存至今,拥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力。顾吾书社每天开放时间超过10小时,接纳阅读、浏览、咨询不少于30人次,他们还利用手头的关系和资源,免费为工友和群众提供各种咨询和帮助。27年来,顾吾书社用书香熏陶了周围一批又一批的人,让他们养成了终身热爱阅读的习惯。

    2003年春,顾吾书社的社友们接受社会各方面的建议,创办了名为《吾园》的内部交流期刊。经过5期的试刊,在海内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2006年10月,《吾园》终于正式创刊。2007年3月1日,本着“以书会友、以文会友”,在高邮市临泽中学周荣池老师的无偿帮助下,“顾吾书社网站”开通了。网站开通后,不仅社友的交流范围在盐城城乡、在省内外、甚至在港台、在美日韩都有关心询问者,他们纷纷表示向顾吾书社予以道义的和物质的帮助。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今天的阅读已被海量的信息淹没,人们进入泛阅读、浏览阅读、快餐阅读时代。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应该思考应该读些什么。在顾寿义看来,阅读应把握好这么几个“多与少”的关系:一是多些与经典名著的亲密接触,少些追逐华而不实乃至无稽之谈的时尚潮流;二是多些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的公允评判的阅读,少些只是追求一时感官刺激、纵欲无度的阅读;三是多些主渠道强势媒体编发的负责任的信息浏览,少些道听途说、妄加猜疑的快意“透露”。

    据悉,顾吾书社此次开展面向全市各行业举办的“传扬书香,以爱岗改变人生;滋养精神,因敬业常思创新”读诵经典活动,将持续至年底。

“阅读日”的反思

    明天是世界阅读日,这是一个勤学共勉的日子。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这一天—4月23日,定为“世界读书日”,旨在促进人类重视阅读传统,延续书籍文明。

    的确,在这个油墨飘香的日子里,我们应该畅游书的海洋,传递中外书情,分享阅读快乐;但是,在中国图书市场及民众阅读的现状与中国未来知识和思想需要之间,仍有相当大的差距。藉此,似乎更应该做一个关于阅读的反思。

     一边是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一边是民众阅读率的逐年下降,这是我们在世界阅读日应该首先正视的现状。读书率下降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然而中国的情况尤其严重。按照全国政协常委朱永新在“两会”期间提交的“设立国家阅读节”提案的统计,全世界平均每年每人读书最多的民族是犹太人,为64本;而中国专事读书的九年义务教育在校学生,平均每人每年读书不足5本。

    是中国人不懂得读书的重要性吗?显然不是。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求学生涯中,读过抄过背过的有关劝学的篇章和格言警句数不胜数,从“君子曰:学不可以已”的警句,到“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的感叹......这些警句都可谓耳熟能详,家喻户晓。为什么我们还是不读书呢?我们可以找出各种答案,比如网络、电视、游戏等挤占了大量的阅读时间,也成为新的求知渠道和消闲方式。但是,到目前为止,书籍仍然是人类智慧文明最主要的承载体,阅读仍然是人们获取真知灼见、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和丰富想象力、新颖创造力及修身养性的最有效途径。网络上的深度阅读还仅仅是书籍的拷贝,影视作品的灵感也主要来自书籍。

    曾有杂志做过一个专题,宣称今日“无书可读”。也有些有良知的出版人,一再谴责出版市场的急功近利,致使书香变成了铜臭。其实,在这些现象的背后,我们应该拷问的是,为什么在一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文明古国,严肃认真的图书竟然没有市场了?

     说到底,读书的问题还是教育的问题。好学的激情、阅读的收获和良好的习惯都和教育培养分不开。如今,我们已经进入终身学习的时代,学习型社会的建设也因此成为共识。因此,让更多的人对书籍充满爱,充分体会到阅读的快乐,就显得尤为重要。

(责任编辑:吾园)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