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顾吾书社网
  • 卖西瓜的老人 戚思翠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一连三天大雨,将小区洗刷一新!大约五点半左右,火红的太阳已爬到小屋顶上,笑眯眯地盯着地上爱起早的人们。这时,晨练的我,忽然发现在小区路口的广场上,停放着一辆卖西瓜的三轮车,车旁坐着一个白发灰衣的老者。老人像是没睡醒,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 [ 阅读全文 ]

  • 希望你能喜欢,为你带来好运。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一天,一个盲人带着他的导盲犬过街时,一辆大卡车失去控制,直冲过来,盲人当场被撞死,他的导盲犬为了守卫主人,也一起惨死在车轮底下。 主人和狗一起到了天堂门前。 一个天使拦住他俩,为难地说:对不起,现在天堂只剩下一个名额,你们两个中必须有一个去地狱。 主人... [ 阅读全文 ]

  • 天边的老师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昨天,又收到两份样稿。激动、温暖、幸福溢满心头 说来甚是惭愧,虽涂鸦十年之余,小奖亦得不少,铅字却寥寥无几。样稿更是罕见,甚至有时收到不菲稿费而不知文名。这,自然怨不得编辑大人,只怪自己没底气,没信心,更无定力与恒心。闭塞、怪僻、懒散倒与我... [ 阅读全文 ]

  • 吃得苦 人上人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儿于市一家不错的宾馆上班,已数十日。瞧他春风得意之样,定是工作游刃有余。可日前,他下班到家,忽地心事重重,唉声叹气的,说他们单位走掉不少人,老的小的!我问为啥。儿说,老的嫌薪少,新的怕扫地! 扫地?儿子说,宾馆有数个大厅小厅,新来的必先扫地... [ 阅读全文 ]

  • 父爱如天 戚思翠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当我们一个个从娘胎里,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舞足蹈呱呱坠地,来到这世间时,产房外总有那一个默默等待、憔悴已久的男子。 此前,每当他听到他的妻痛声嘶叫时,尤其是听到那医护人员的不耐烦喝斥时,倍觉无措、无奈、却又不忍走开、唯有在产房外同受煎熬的,是他... [ 阅读全文 ]

  • 回娘家祭祖 戚思翠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自识祭祖二字,就对女不祭祖、女子无姓耿耿于怀!好像女子从天而降,或自石缝蹦出!女人先为男人附属品!颛顼帝的男尊女卑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但流毒倒是根深蒂固哦! 一日,于网上见湖北《黄石日报》报道:该市计生委联合市妇联,在清明期间开展出嫁女回娘家... [ 阅读全文 ]

  • 飘香的“圆子面” 戚思翠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腊月的一天,天气特别的晴好。正忙着抱被子晒,忽见大姐精神抖擞,满面笑容地扛着一袋圆子面(糯米粉的俗称)走了过来。大姐说,这圆子面可是碓舂的呀,好香好吃得很哪!碓臼舂的?真的大姐看我半信半疑,续补充道:老碓改装,用电代人。什么时候回趟老家瞧... [ 阅读全文 ]

  • 杀猪过年 戚思翠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孩时,在我们农村老家有杀猪过年的习惯。乡亲们平时难得吃顿猪肉,一年下来了,辛辛苦苦喂大的猪亦肥了。那时的猪,主食是糠和青草,丝毫没一点催壮素。最大的猪不超过二百斤,一般都在一百几十斤重。杀出的猪肉本色本味,肥瘦适中,鲜嫩淳香,在现如今恐怕... [ 阅读全文 ]

  • 我的母亲 陈培琪

    发表于2013年05月09日

    我的母亲已经去世20年了,她的骨灰葬在我出生的故乡苏北盐都区秦南镇孙伙村村东南大约500米的一块墓地里。母亲的墓占地不大,但我们把它设计得很漂亮,约一平方米的底座呈长方形,周围用黄白相间的大理石贴面,上面斜铺着黑色大理石墓面,也算是碑,碑镶嵌着... [ 阅读全文 ]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