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2.htm
当前位置: 主页 > 顾吾社友 > 金丝雀 >

万鸟翔集的启示(散文)张洪亮(安徽)

时间:2013-05-09 10:32来源:未知 作者:吾园 点击:
2005年初春以来,砀城东北部的一片树林,聚集了数万只不知名的鸟雀。白天,它们散布在大范围的果园中觅食;傍晚,它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栖宿地。每到此时,一群一群的鸟雀陆续飞来,由小群汇成大群,先是降落在树林北部的小河边饮水、休息,然后再一起腾飞。它

                          

     2005年初春以来,砀城东北部的一片树林,聚集了数万只不知名的鸟雀。白天,它们散布在大范围的果园中觅食;傍晚,它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栖宿地。每到此时,一群一群的鸟雀陆续飞来,由小群汇成大群,先是降落在树林北部的小河边饮水、休息,然后再一起腾飞。它们在树林上空盘旋飞舞鸣叫,不时地变幻各种队形,尽情地欢闹嬉戏一番后,落在各自栖息的树枝上过夜。天色微明,它们又成群结队地飞往四面八方。

    这一景象吸引了成群结队的观鸟人。每天傍晚,数不清的男女老少,很早地等候在树林外边的大路上、草丛中,翘首盼望鸟儿们的如期归来。鸟儿们归来时,天空中异常热闹欢快。先是几十只、几百只成群的鸟儿接二连三地飞过来,降落在一块儿,叽叽喳喳,好像是开会议事。然后几千只、几万只成群的鸟儿一起飞向天空,翩翩起舞,欢声歌唱,你一阵、我一阵地轮番表演。鸟儿们在空中展翅飞翔,观鸟的人们在地上手舞足蹈,当鸟群从人群头上飞过时,就像大风刮来一样呼呼作响,就像云彩掠过一样遮天蔽日,就像惊涛骇浪一样哗然而至,只听鸟声,不闻人语。无数的人们,为这奇异壮观的景象而惊叹、而陶醉。

    众人知鸟之乐,是以乐其乐,而不知鸟之所以乐。我知鸟之乐,是以乐其乐。我亦知鸟之所以乐,是以忧其乐。

    我不知道这些鸟儿们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它们是候鸟,来到砀山做客,不久还会飞走的。它们之所以选择这一片树林作为栖宿地,是因为平常很少有人到那里去。这一片树林比较高大,也比较稠密。南边有沟,北边有河,东西南北四面有大片的果园和田野,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环境,在那里休息应该是很安逸的。还有它们白天活动觅食的场所,主要是在果园里。

    砀山县方圆几十公里的地域大部分是果园,这些鸟儿分散在很大的范围活动,归宿地选在靠近中心的位置当然是很合理的。砀城是砀山县政治、文化的中心,那片树林也是这些鸟儿们政治、文化的中心。然而这些因素并不是鸟儿们住在那里的根本理由。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鸟儿们选择在这里安家,必须首先有物质生活的保障。

    鸟儿们吃什么?众人没有看到,也没有想到。如果它吃植物种子,现在不会有。如果它吃植物叶子,它应该到菜地、庄稼地里去。但是它们喜欢在树林里,在果园里,而树上也没有叶子可吃。最合理的猜想是它们吃虫。吃什么虫?我没有看到,然而我似乎猜到了。往年这个季节,是潜藏在地下越冬的金龟子幼虫蠢蠢欲动、将要蜕变成飞虫的时候。幼虫名叫蛴螬,成虫名叫金龟子,有金黄发亮的,个稍大,像黄豆,土名叫金客郎;有乌黑的,个稍小,像黑豆,土名叫老鸹俑。这两个昆虫家族都是在果树刚刚生叶的时候蜕变出来,成群结队地飞到树枝上吃叶子,多的时候,树枝上爬得密密麻麻,很快就能把那些嫩叶吃得干干净净。过去没有那么多农药,为了保护果树,人们不分昼夜用手捉那些虫,有的就用虫喂鸡鸭,鸡鸭们高兴极了,都抢着吃。还有的人干脆把鸡鸭送到果园里、麦田里去吃虫。

    近来这些年,人们大量使用农药治虫,根据虫的生活规律适时用药,虫害基本上被控制住了。使用农药不仅增加了大量的资金和劳动投入,也把害虫的天敌消灭得差不多了。过去这里有各种各样吃虫的鸟,由于吃了身含农药的虫,自己也被毒死了。再者也可能是无虫可吃,到这里来的鸟也就越来越少了。

    2004年和2003年,砀山县全境普降了连续的大暴雨,地面的积水几个月都没有下去,不仅解除了过去十年久旱给土地造成的干渴,也把过去每年数千吨农药的残留洗涮得清清爽爽,地上的树叶杂草都沤成了有机肥料。过去多年没有形成灾害的金客郎、老鸹俑,是否也得到了大量滋生繁衍的有利环境?不期而至的那些鸟儿们是否在给人们发出什么信号?这信号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金龟子企图作怪,还会是别的什么虫子?即使查无实据,总得事出有因?反正虫与鸟相生相克,虫不离鸟,鸟不离虫。数万只陌生的鸟不期而至,难道是随随便便到这儿玩耍的吗?他们应该掌握了什么信息,应该是有备而来,有为而来。它们的到来,是否意味着一场波澜壮阔的鸟虫大战将要在这里展开?如果是这样,那么人们应该站在什么立场?想必人们不会保护虫而驱赶鸟,也许人们会代鸟治虫,代鸟杀虫。人们也许会为了捍卫自己的利益愤然而起,用自己强有力的毒杀技一举消灭那些胆敢侵犯自己利益的虫子们。可是这样一来,那些可爱的鸟儿们会怎么样呢?也许会悲剧重演,再次遭遇灭顶之灾,也许会洒泪一别,永无归期。那些可恨的虫子们又会怎么样呢?经验已经证明,虫子们是斩不尽、杀不绝的。旷日持久、艰苦卓绝的人虫大战也许还会无休止地进行下去。联想到此,心头不免掠过一丝悲凉和恐惧的感觉。万一情况真的是这样,我们这些爱鸟的人又会怎么样呢……

    我们生活着的这个自然界,本来应该是万物和谐共生、美丽多彩的。不知道根据什么法则,现在人类成了世界的霸主,一切以我为中心,以我的欲念为动机,任意生杀予夺俨然成了人类的固有权利。人类在享受为所欲为的快感时,却不知道已经给自己掘下了多少陷阱,种下了多少致命的毒刺。

    话题再回到那些鸟上。眼下很多人正在想方设法保护鸟,究竟怎样保护才有效,仍是一个未能破解的谜。

    我想它们来到这里,是看中了这里的生活条件,也是找到了它们的用武之地。捉虫、吃虫,也应该是大自然赋予它们的权利和义务。它们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同时也给人们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要消灭害虫,却可能在无意中伤害了自己的鸟类朋友。

    这个难题如何解决?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愿专家们尽快作出反应,拿出办法,有所作为,千万别再只顾杀虫而肆无忌惮的投毒布饵,干那些仇者痛、亲者亦痛的事情了。

    历史发展到今天,无数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一切工作都应该用科学的发展观去周密地研究,审慎地实施。人们要保护鸟,也要保护虫,更要保护好大地,保护好自然界。让人类与大自然携起手来,共同创造美好的生命家园。让大自然用它的绿草红花、蓝天碧水、清新的空气、适宜的环境永远呵护人类,呵护生灵,呵护那些可爱的鸟。阿门!           

             (本文作于2005年3月 发表于《梨花》2005年梨花节专刊 《绿色视野》2005年第7 期)

    作者简介     张洪亮,男,砀山县人,安徽大学中文系毕业。主要从事文秘和方志工作,业余从事研究及写作,曾在多种媒体发表作品。

(责任编辑:吾园)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