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顾吾书社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顾吾社友 > 金丝雀 > 父爱如天

父爱如天

作者:吾园 来源:未知 时间:2013-05-0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当我们一个个自娘胎呱呱坠地,于产房外总有一默默等待已久的男子,他迫不及待、笑逐颜开地走了进来……此时,他心头却早有一个天大的责任——父爱!
                                                         
        每每赋闲漫步,瞥见小区一对对鹤发童颜、悠然自得的老者,不由得想起自己成天“面对黄土、背朝天,一把泥一把土地抠”的父母。尤为我那刚离去不久的老父亲。    
                               
        我的父亲虽是一个卑微的农民,但他用那无与伦比的胸襟,难能可贵的精神,为我们兄妹四人撑起了别样的天空。如今的二兄一妹,一个为公务员,两个是高级教师。那个衣難遮體的困苦岁月里,那个“吃了这顿愁下顿”之時,那个表面上“活學活用”、“狠斗私字,在靈魂深處鬧革命”主觀唯心到巔瘋時際,實際上在內心里被人們暗地里詛咒為是“穷八代”的日子里,我那含辛茹苦的父母,硬是“咬紧牙关”,“砸锅卖铁”地供我们兄妹四個細小的孩子上學读书!作为有目共睹在娘家“吃了苦”,而今却第一个退休在家“享福”的我,而今常生感念之心,遂涂抹些陋文,借以打發時光之余,聊寄慈恩! 
 
    我不是诗人,但我觉得父爱如诗!我不是歌唱家,但我感到父爱是一首歌!我更不是作家,但我懂得,父爱就是一篇最经典的美文!一句话:父爱大似天!
 
    難怪冰心老人曾這樣说过:父爱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觉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母亲的爱都在温柔的言语里,而父亲的爱都在沉默里。哪怕是落泪,也是在儿女看不到的角落里。   
 
     记得十岁生日那天,雖說我的父母親朝起晚趕,累死累活地干,但仍脫不了和全國絕大多數的本分農友們一般無致地家徒四壁,即便是下锅的米,都不得不賒欠著生產隊里的。往往是要說盡好話,賠盡笑臉才能夠賒借得到的!
 
    就在這個料峭春寒無孔不入地侵蝕著破屋里絲縷體溫的暮春,风雨萧瑟噩梦连绵的夜里,恍见一瘦削似青面寒光的高個黑影闪门而进,眨眼之間,那另一人便悄然无声地消失于门外的雨幕中……翌日早上才知,被指认“走资派”关押了的父亲(生产队队长),夜里被好心的看守放归。而父親卻沒忘送来一枝我梦寐以求的礼物——五分钱一枝的带橡皮擦的铅笔。
 
    同年九月,父亲 “平反”释归。当他身心疲惫、头发零乱、胡子拉杂、满面沧桑地匆匆走进家门,一眼瞧见我病恹恹地瘫在那,喘着粗气,咳嗽不已,不能动弹時,他像似觸電般一个箭步跨至我跟前,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热泪簌簌滴落我的脸上……当母亲对他说我已瘫了好几個月,一直治不好,现又高烧不止时,他的額頭青筋直暴,一言未发地急转身出门,直至黄昏才借回一笔钱。  
                    
    父亲背着我,踏着暮色,疾步如飞地到八里之外的乡镇医院。誰知渾身汗濕奔馱著我急急求醫問診的途中,竟突遭雷阵雨。为不让我被雨淋坏,父亲默默地脱下自己的上衣,裹在我头上。雷电交加,大雨点无情地抽打在父亲光秃的脑门上,他却在雨中一步一滑、一颤一歪,雖是连连打着喷嚏,但他仍舊艰难而坚毅地往前挪去……     
 
    是的,偉大的繪畫大師达.芬奇有言:父亲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據媽媽在我工作后說到:那天到了医院,当医生宣布你這瘟丫頭生命垂危,急需输血时,你父亲一声不吭,毫不犹豫地伸出他那骨瘦如柴的膀臂。而抽完血后的父亲,既是熱冷齊襲、失血反應,更因心力憔悴而當場暈倒,并一時間昏迷不醒了。可那时的你,真的是個瘟丫頭呵!哎,實在是很不懂事,认为你家老子给你輸的血,就像他平时从衣袋里掏出一块水果糖把你那样简单……真的,你看你家老子因劳累、因失血而“睡”了時,你却硬骨頭樣站著,跳呵鬧,還纏住人要錢要物。哎,寶寶也,你哪塊曉得娘老子的苦!想起這些,此刻的我不僅深為自己的年幼無知而浩嘆,尤禁不住比對起我所撫育的兒子的經歷。大覺自己的歉然。我深深自責:我為何直到工作后,也不懂什么叫父爱,反一味地认为父亲所做的一切,很正常,很平淡,像鸡毛蒜皮一样。 
 
     父爱如山,高大静默;父爱似海,博大深邃。父爱如伞,为你遮风避雨;父爱似雨,为你濯涤心灵;父爱如灯,为你指明道路。
 
     也正是在那极度困窘的家庭時時總處于艱難的生計之現實緣故,作为长女的我,18岁那年不得不辍学进厂打工。六年后,家境变好,只剩我一“泥腿”之时,父亲对我说:“大丫头呵,你呢,也該抽空看看书了。我要想辦法让你进城读书去!”聞聽此說,我仿佛得了希望。但已近婚龄,早丢书本,四处奔波(在单位常出差)的我,卻極失望地摇了摇头。可父亲硬是瞒着家人,跑断了腿,亲自为我成功地报考到了城里一所职业中专,使我如愿以偿地離別了這總是破舊、總是傷心、總是貧寒、總是困窘卻生我養我成大人的鄉村,歡呼雀躍地进城读书,直至成家立业,直至兒子年在二十個頭比我高。我開悟了…… 
 
    怎能忘呢?当我那時在工作環境差、工資收入低,家庭生計状况远不及兄妹时,父亲心里总像压着块“巨石”。他常与老邻居喝悶酒,每次喝多了時,總禁不住要声泪俱下地说着那句“老掉牙”的“醉”话:“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我对不住大丫头,没能让她上大学。她应该是…是……”
 
    怎能忘呢?他常常不動聲色千方百计地接济我,“号召”兄妹们给予帮衬。为此,常常使我感动、愧疚得泪流满面……  
 
  怎能忘呢?去年农历七月初三,是我们全家人怎么也忘懷不了、鏤魂攝魄、撕心裂肺“苦痛而黑暗的日子”。父亲几度昏厥,可他醒来时說的第一句话,便问我在医院检查的结果。临走时,还丢下几百元钱给我,让我好好加养。想起一句俗语:天为父,地为母。父亲不仅赋予我生命,还给予太多的关爱。他的爱就像静默、浩瀚、广袤的苍穹,更如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完!
 
      怎能忘呵,  怎能忘呢?!值此父親 節,謹以此文泣祭于慈父的英靈,并衷心禱祝他和我的母親脫卻輪回苦,早升西方樂土!我更想提醒現時的父母親們莫愚癡,敬孝上輩,善育下輩,做有覺悟的正見正信有智父母親……      
                 
常州市新北区龙虎塘镇腾龙苑47幢楼甲单元601室戚思翠
       郵:     213031     电:0519--81191965                                             
    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